<optgroup id="wussm"></optgroup>
<center id="wussm"></center><optgroup id="wussm"><wbr id="wussm"></wbr></optgroup><optgroup id="wussm"><wbr id="wussm"></wbr></optgroup><center id="wussm"></center>
<optgroup id="wussm"><small id="wussm"></small></optgroup>
<center id="wussm"></center>
<center id="wussm"><wbr id="wussm"></wbr></center><center id="wussm"></center><center id="wussm"><wbr id="wussm"></wbr></center>
<center id="wussm"><wbr id="wussm"></wbr></center><optgroup id="wussm"></optgroup>
<optgroup id="wussm"><div id="wussm"></div></optgroup>
<optgroup id="wussm"><div id="wussm"></div></optgroup>

海天味業和金龍魚必有一戰

時間:2022年03月29日 08:44:16 中財網
  2021年,海天味業增速放緩,結束了業績雙位數增長的時代。

  原材料價格上漲、消費疲軟以及市場競爭加劇等因素,共同造成這一局面。度過極其困難的一年,公司稱今年仍要通過降本增效,保持業績增長。

  另外,公司試圖通過融合發展增強營收,此前已透露將開拓諸如糧油米面、火鍋底料、中央廚房等新業務,意味著與金龍魚(50.970, 2.41, 4.96%)短兵相接將越來越近。

  增長失速
  當疫情反復、消費疲軟、原材料價格上漲以及競爭加劇同時襲來,糧油巨頭金龍魚沒能扛住,醬油龍頭海天味業同樣感到吃力。

  2021年,海天味業(603288.SH)實現營業收入250.04億元,歸母凈利潤66.71億元,同比分別增長9.71%和4.18%,雙位數增長時代已宣告結束。

  用公司董事長龐康的話說,去年度過了“極其困難的一年”。

  去年第二季度,公司甚至出現近10年來單季度首次負增長,至第四季度才有所好轉。

  公司去年還能保持營收、凈利潤雙增,一方面來自產品調價,另一方面,依靠自身渠道優勢,帶動銷量增長和降庫存。

  據年報,公司醬油、調味醬、蠔油3大產品年銷售量分別為266.03萬噸、30.95萬噸、96.14萬噸,同比分別增長8.44%、5.19%、11.46%,同期,庫存量同比增長-12.7%、-54.43%和-14.87%。

  成本上漲、去庫存壓力之下,公司主要產品盈利水平下降。醬油和調味醬的毛利率分別同比下降4.47個百分點和4.68個百分點。

  公司醬油收入從2017年的88.36億元增至2021年的141.9億元,增速從16.79%降至8.79%,毛利率從49.53%降至42.91%。

  那么,海天的醬油收入是否已觸碰到天花板?在近期投資者互動中,公司沒有明確回應,只說 “充分適應了這樣的競爭環境”。

  去年,唯一值得關注的是公司蠔油和其他類產品,增速超過10%。其中,蠔油收入45.32億元,對整體營收貢獻升至18.13%,為新的利潤增長點。

  都是大豆惹的禍?

  2021年,國內進口大豆均價上漲41%至555美元/噸,對食品加工行業沖擊巨大。糧油巨頭金龍魚(300999.SZ)去年大豆采購價格較上年增長50.52%,導致其直接材料成本上漲超過20%。

  對大豆用量較大的醬油龍頭海天味業,同樣感受到成本上漲的壓力。去年,公司營業成本153.37億元,較上年增長16.36%。

  年報顯示,去年,公司直接材料金額為120.42億元,同比增長18.17%,占公司總成本的84.75%,同比增加1.34個百分點。

  當成本壓力貫穿全年,對公司盈利能力影響較大。

  去年10月,公司已調整部分產品出廠價格,調價幅度介于3%-7%之間,但這沒能完全抵銷成本上漲帶來的壓力。

  年報顯示,去年公司毛利率下滑3.51個百分點至38.66%,凈利率下滑1.44個百分點至26.68%。

  在近期業績交流會上,公司副總裁、財務負責人管江華表示,去年整體采購成本增長超過10%,通過各種措施降本增效間接消化近30%的增長成本。

  今年各項成本延續上漲趨勢,大宗原材料價格處于高位,在沒有明確“暫無進一步提價計劃”外,公司董秘張欣表示會通過挖潛增效對沖成本壓力。

  事實上,公司去年對部分產品提價,公司高管層并不看好。董事長龐康在業績會上表示,提價只有短期促進作用。

  兩大巨頭必有一戰
  金龍魚是糧油巨頭、海天味業是醬油龍頭,雖然兩家企業的產品和業務均聚焦廚房,但很多年來,二者并無交集。

  這一井水不犯河水的默契早已打破,金龍魚逐步向調味品領域延伸,海天開始朝糧油轉向。

  海天已先后推出6款區域限定大米產品、油司令大豆油和玉米油。這是順手的事,海天味業有6成收入來自餐飲渠道,該渠道也是米面糧油的消耗大戶。

  金龍魚通過15年時間牢牢占據國內食用油市場,市場占有率34%(2019年歐睿數據),其盈利能力并不強。2021年,營收規模超過2200億元,凈利率不到2%。也就是說即便規模做到極致,在糧油板塊上賺錢真的很難,早就盯上高毛利率的調味品領域。

  2015年,金龍魚與臺灣丸莊共同投資生產高端醬油產品,2019年主打黑豆和無添加概念的丸莊醬油正式在市場亮相。

  2021年,金龍魚將陳醋、料酒、蠔油以及酵母等產品推上市場。甚至,已決定進軍預制菜、中央廚房等領域。

  海天此前表示將在米面糧油、火鍋底料等跨界產品上逐步發力,目前仍處于守勢。

  金龍魚的想法是,利用自身糧油渠道促進調味品產品銷售,但新產品和原渠道之間匹配還存在不確定性,它要想賣好醬油還需要提升市場認知度。

  海天味業的渠道優勢在下沉市場。截至2021年末,公司在全國經銷商數量7430家,已實現中國地級及以上城市100%覆蓋率。這也是金龍魚短期內難以撼動的。
.陳.曉.京  .斑.馬.消.費
各版頭條
我妽让我满足她
<optgroup id="wussm"></optgroup>
<center id="wussm"></center><optgroup id="wussm"><wbr id="wussm"></wbr></optgroup><optgroup id="wussm"><wbr id="wussm"></wbr></optgroup><center id="wussm"></center>
<optgroup id="wussm"><small id="wussm"></small></optgroup>
<center id="wussm"></center>
<center id="wussm"><wbr id="wussm"></wbr></center><center id="wussm"></center><center id="wussm"><wbr id="wussm"></wbr></center>
<center id="wussm"><wbr id="wussm"></wbr></center><optgroup id="wussm"></optgroup>
<optgroup id="wussm"><div id="wussm"></div></optgroup>
<optgroup id="wussm"><div id="wussm"></div></optgroup>